婴儿推车什么牌子好,好孩子婴儿推车,多功能婴儿推车,儿童手推车,双胞胎手推车,BB推车,婴儿推车,小孩推车。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婴儿推车热搜 > bb手推车 > 正文

爱情六(图!bb手推车

时间:2016-02-14 08:08 来源:未知 作者:婴儿推车网 阅读:

爱情(六)(图!bb手推车,中篇小说

杜建平着

大龄青年、单身检察官程自远偶然邂逅出身富豪家庭的律师柳芳雅,了一段而起伏的爱情之旅。爱情的、工作的挫折、办案的压力以及的报复……面对工作、生活和爱情上的重重困难,程自远何去何从?这到底是跨越阶层的纯美爱情,还是精心设计的一场?有待揭晓,漫漫长在脚下延伸……

“要我说,结婚才费钱,买房、装修、彩礼,娶个媳妇你们算算,这得一斤多少钱?”

这几个哥们真是不错,想出办法安慰程自远,结果反而变成了诉苦会,给大家的聚谈蒙上一层悲叹的气氛。要说谁不缺钱呢?程自远比他们都缺。可他说什么呢?总不能说,我爹生病住院,花了两个数,或者兄弟结婚典礼欠下的一堆债外出打工去了,或者我娘骨质增生,神经衰弱,或者妹妹的孩子得了肺炎,咳嗽发烧,住了医院后烧去千把块钱吧?

曾一海说:“自远,你也别太挑了。差不多就行,结婚这玩意儿跟办案子不一样,稍微挑挑就行了。看过眼,能说和得来,就完事儿了。你还真在等一位神仙姐姐啊?”

“我还真遇到了一位。”程自远说。后来他想,如果不是酒后,如果不是这个氛围,如果不是就话答话,他肯定不会也不敢说出来的。

几个人一同看着他,笑问:“在哪遇到的?说来听听。”

“就在屠宰。”“啥?”

“哦,我忘了,你们还不知道我给它起的名字。不过现在季节也快过去吗,那就叫飘仙吧。”

“哎呀,你真是喝多了,都飘飘欲仙了。”接着是一阵大笑,善意的笑。他也笑了。他觉得头更沉了,昏昏然欲倒。虽然如此,可他还知道如果真倒下去,是不可能挨到她身上的。他听见他们又在说笑。

最后,杨华拍了拍他的肩,bb手推车说,“你也别着急,底下有机会,我们都帮你介绍。迟饭是好饭。”

“就是,迟饭是好饭,不是饺子就是面。”程自远没听清这是谁说的。

“哎,咱们吃饺子还是吃面?”另一个人问。

“都喝成这个熊样子了。咋买?”杨华说。

“叫门卫小刘。”

“算了。”程自远说,“喝了这么多,我可吃不下东西了。”

于是大家作罢。四个人在楼外的院子里站了一会儿。九月中旬的夜已经有些凉了。“应该尽快抽点时间回家,好换换衣服被褥。”程自远想。他仰起头,向着夜空吐出一口酒气,旁边的灯仿佛受了酒气的浸染变得愈发昏昏然,朦胧欲醉,它甚至有一些像柳芳雅的脸。

九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五,程自远决定回趟家,一则换衣服被褥,二则帮家里收秋。从车窗向外望去,成熟的庄稼一片金黄,谷子、玉米丰满待收,田地里都是忙碌的农民,上不时可见拖拉机拉着收割机器往返穿梭。公共汽车走了一个小时,下车后,程自远又步行了二十分钟,才到的家。

推开门,家还是老样子。上次走的时候啥样子,现在还啥样子。只不过房檐上的草长得更高些,也更黄些,在风里来回招摆。砖砌的院子中,有四分之一晾晒着新收割的谷子,其余的地方被手推车、镰刀锄头口袋绳子等农具占去大半,只在墙根和窗台摆着几个花盆,都是些朴实的花草。玉米皮、玉米须、谷子皮、谷子叶等在地上轻轻地铺了一层。爹在腰椎手术后恢复得还不错,可是依旧不能做重体力劳动。另外,他的胳膊依然伸不直,前臂后臂最大只能达到一百三四十度,这是多年劳动造成的,和他的腰椎一样,只是不疼,所以在他看来也就不用花钱去看了。娘的腿依然有点僵,这从她走就能看出来,这些天她又是家里收秋的主力,一干活,她就忘了疼,可干完又得疼很长时间。弟弟没回来,弟媳妇在屋子里勾十字绣,听见他回来了,放下针线走到院子里。妹妹正好在家,她正坐在月台的小板凳上给孩子喂奶。孩子叼着奶头,斜着眼看着他,另一只手抓着另外的那个奶头,怕被别人夺走似的。妹妹在看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敬佩之情,毕竟他是他们家唯一的大学生,又在县城有正式工作,吃皇粮,端铁饭碗,和体面的人一块儿工作。只是怀里的孩子没有什么想法,只是把他妈抱得更紧了。程自远记得他小的时候,他舅舅在乡做饭,每每和小伙伴比起亲戚来,还说“我舅舅在”。其实,他舅舅不过是一个临时做饭的,后来又回家了。

“娘,你腿咋样了?”

“我的腿老样子了,这几天劳累了些,有些疼,不过不要紧。”

“娘前些天,正看着电视的时候突然腿不能动了,贴了好几副膏药,才勉强下地。”妹妹补充道。

程自远完全想象得到这样的情形,心里一阵酸。

(未经许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或转载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。)

作者:杜建平

(责任编辑:婴儿推车网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